资本逃离 AI投融资降温 凶险AI投资路-张八新闻网

2019-11-18 08:48:03 阅读量:4037

陈一波和张景超

国内人工智能行业正在经历阵痛。

“这项技术只能用于某些单一和特定的疾病,不能用于疾病的广泛覆盖。我们给它拍一部电影,它会得到一个结果,但是我们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得到这样一个结果,也就是说,这个结果是不可解释的,这是医学领域的一个严重问题,因为它不够严谨;还有数据隐私和安全问题。病人的相关信息是否会受到保护而不被使用也是一个问题。”10月9日,北京某三甲医院放射科的一名医生向《中国商报》记者介绍了人工智能技术在医学领域的应用。

然而,智能医疗是相对成熟的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之一。根据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人工智能发布的相关报告,智能医疗是布局企业数量排名的29个人工智能应用领域的前五大子场景之一。智能医疗中的着陆问题也在其他人工智能领域不同程度地显现出来,如无人驾驶。

作为这些企业的投资者,最关心的是人工智能技术能否切入实际场景,赋予行业权力,产生实际价值。然而,与上述医生讨论的问题类似的问题正在影响投资者的决策,甚至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资本逃离人工智能”。

“逃避”这个词似乎意味着人工智能产业不再运转,但事实并非如此信息技术橙色分析师李王静表示:“像伪人工智能这样的公司,以及那些算法不能应用于地面且没有具体应用的公司,将会逐渐衰落。资本逃离了这两类公司,而不是盲目逃离所有人工智能公司。

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融资冷却

“我们在融资过程中仍然相对困难。首先,市场资金短缺。其次,一些地方不太接受新的商业模式。”几天前,当《中国商报》的一名记者问及青岛一家从事农业和工业的低速无人驾驶汽车公司的融资时,该公司的创始人尹先生告诉记者。

眼神交流表明,尹先生的公司还没有任何公共融资经验。记者可以从互联网上看到,该公司目前销售的产品主要是用于农业和执行低速任务的机器人。

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由真正的公司投资、同行业创新工作的石喻科技在2017年获得第二轮融资后,没有公开融资信息,股东将在2017年退出。从2015年成立到2018年,智慧行者已经完成了第二轮融资,从那以后就没有额外的融资。2017年和2018年,股东退出。苏州清飞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飞智能”)在2017年获得首轮融资后没有任何融资趋势。两名创始股东也在2017年撤回了他们的股份。

事实上,由于无人驾驶车辆相对封闭和标准化的操作区域以及相对较小的技术难度,低速自主车辆领域长期以来被视为自主车辆的一个分支,这将是第一个商业化并且最容易着陆的领域。2019年更被视为低速自主汽车销量实现“起飞”的一年。

星汉资本创始人杨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人们实际上对新技术期望过高,但实际上其潜在难度相对较大。构建基础设施需要很长时间,人工智能非常典型。”他引用了《泰晤士报》上个世纪关于电脑的相关报道为例,说当时炒作很明显,但事实上,电脑进入普通家庭只是20到30年后。

尹先生针对特定场景的低速无人驾驶领域不仅面临冷却投资,从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角度来看也是如此。

根据十亿欧洲智库的数据,从人工智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情况来看,从2014年到2017年,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频率逐年增加,但在2017年高点之后开始下降。2019年前五个月,中国人工智能领域仅有80笔融资交易。

在投资方面,它也经历了快速上升,然后急剧下降。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行业投融资市场达到顶峰时,企业融资金额达到1405.3亿元,本期融资交易337笔。尽管金额较2017年的425笔交易有所下降,但考虑到2017年融资总额为785.2亿元,企业单笔融资金额较2017年呈现上升趋势。然而,2019年前五个月的投资仍然不容乐观,总投资只有163.4亿元。

据it oranges的统计,从2014年到2019年,早期投资将越来越少,一轮轮资本投资将整体向后移动,人工智能初创企业获得融资将越来越困难。

安徽投资基金经理李志佳认为,现在一级市场的投资目标是“真正优秀的公司很难获得股权投资的股份。可供选择的企业很少有高质量的目标可以让你分享。在过去几年里,估值上升得太快了。它以前可能估值很高,但这将取决于未来的收入状况。如果不容易兑现或财务报告没有好结果,那么资本肯定会兑现。”然而,李志佳长期以来对人工智能的前景仍然乐观。“ai在这个方向上没有问题。即使首都消失了,它迟早也会回来。”

“头两年我们遭受了太多的痛苦。我们在第一轮模块化人工智能投资中积累了一些经验。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在技术企业中如此混乱。现在我们开始谨慎了。我认为人工智能的空气出口将继续存在,一些人将离开,其他人将继续进入竞技场。人工智能本身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应该会有持续的机会。”杨戈向记者解释了小公司难以筹集资金的原因。

“现在从应用的角度来看,由于开放源代码,人工智能算法的技术门槛正在逐渐降低,许多公司可以聘请一位大师来设计模型,可以做任何事情,开放源代码非常方便。因此,越来越少的公司投资于这种纯粹的初创企业,现在很少有公司登陆。也就是说,能否找到真正的应用场景并产生真正的价值是人工智能投资最关心的问题。”李王静说。

稀缺的总部投资目标

“但是,为市场上各子行业的龙头项目融资仍然相对容易,而且没有受到融资困难和资金抽逃的影响。”光明资本副总裁许银川在接受《中国商业新闻》采访时表示,市场上有声音说“投资者逃离了人工智能”。然而,准确的描述应该是资本回归理性、商业本质和价值理性。让我们寻找能够真正着陆、提高效率和改变技术的项目。而不是盲目跟随投资趋势。"

事实上,与上述企业的融资困难相比,行业领导者代表着企业的融资一轮又一轮。从天空调查显示的数据可以看出,一些头部也应用于相对特定封闭区域或场景的低速无人驾驶汽车公司仍然是资本的宠儿。

北京泰格志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格志星”)是中国第一家在特定区域(露天煤矿)实现产品落地的无人方案提供商和运营商。北京泰格志兴科技有限公司自2016年成立以来,已获得多项投资。仅在2019年,它就完成了第一轮融资。去年9月,北京泰格智星接受了包括大成风险投资和和创资本在内的多家投资机构的股权投资。天津清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智科技”)为特定场景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也完成了1亿元的首轮融资,2019年6月还接受了拓普金资本(Topkin Capital)的投资。

天空调查数据显示,在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四小龙”中,除了上塘科技,其他三个都在2019年获得了投资,尽管整体经济环境面临巨大下行压力。其中,师旷科技于2019年5月获得中行投资和阿里巴巴的第二轮投资7.5亿美元。专注于安全和医疗细分的易图科技公司也在5月获得了上海科学基金会和高蓉首都的战略投资。面向银行和机场的最大人脸识别产品提供商Cloud在2019年又获得了两项技术投资。

此外,专注于中小学科学的ai个性化全纳教育在线平台公司洋葱数学(Onion Mathematics)也于2019年4月完成了3亿元的轮D融资。早期,面向儿童市场的roobo定位于儿童教育和友谊,生产家用智能机器人“布丁”,面向最终用户,定位于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早期,罗博接受了HKUST迅飞投资有限公司的首轮融资,2018年接受战略投资后,2019年第二次接受了资本方1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专注于康复机器人细分领域产品的傅里叶智能,也于2019年7月获得了包括idg Capital在内的投资者数千万元人民币的第二轮投资。专注于企业数字市场的托普科技(Toptech)也在2019年完成了8500万元的预甲和3500万美元的一轮融资,投资者包括陈星资本、高旗资本和idg资本。

李志佳表示,事实上,目前的市场主要是缺乏好资产,“有些人工智能技术在20到30年内无法解决,只有一些尝试可以在专业领域进行。但是,这样做有一定的局限性,市场份额会受到影响,市场规模在短期内会存在于上限。如果金额无法计量,赚钱就更难了。这项技术本身仍处于不成熟阶段。”

人工智能应用下的隐性危机

人工智能应用的登陆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

李王静在调查中发现,人工智能技术在医学影像中的准确率目前可能只有80%以上,需要进一步提高。目前,该技术仍处于试验阶段,尚未达到大规模应用阶段。

“例如,拍了一部电影后,没有比这更通用的智能识别系统了。它能识别肺和胃。对于现在从事医学图像识别的人工智能公司来说,他们最多只关注一两个部分的图像识别。所以这是个问题。如果一家医院想参与这个人工智能识别系统,它必须与许多人工智能公司合作。每个公司都有不同的优势。它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并不十分成熟。”李王静说。

这也可能直接导致人工智能产品的大规模应用。丁鑫资本的创始人张驰也向记者提到,从人工智能和医疗行业的结合来看,由于后者是一个相对封闭和谨慎的领域,新技术的应用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来探索,尚未扩大规模。

然而,张驰也提到人工智能技术在这个行业的应用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方向。“通过人工智能加上医学和医疗来提高效率,并用人工智能取代所有机械化和重复性的工作是一种趋势。”

然而,除了特定场景中的困难之外,应用层下的基础技术也给国内人工智能企业带来一定的风险。

专门从事人工智能行业专利保护的律师王景林告诉记者,许多基于发达国家开源代码的中国人工智能应用产品实际上面临着专利保护的潜在风险。"国内人工智能应用的研发将来可能需要支付版税."

这种方法依赖于开源算法,以前被称为从“硬件装配工厂”到“软件装配工厂”的演变。

日前,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现象确实存在。中国的人工智能公司确实面临挑战,不可低估。”

国内一些专门从事人工智能的互联网巨头的算法专家也向记者提到:“有一些算法,在国外他们已经申请了算法本身的专利。如果我们真的严格遵守专利,那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为他们的算法非常有效,我们真的不需要影响最终的结果。”

然而,专家同时提到:“我认为这件事根本不能严格执行,因为这个基础类有很多算法,而且完全是在后台。不清楚你是否在使用这个算法。这不容易实现。在这个时代,算法在服务器上运行。谁知道你在用什么算法?你如何证明我?这是公司的秘密。”

10月8日,美国商务部将安全巨头何康伟世和大华股份,以及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些明星公司,如科大迅飞、师旷科技、尚唐科技和易图科技列入实体名单,进一步暴露了这一风险。

“基础技术不是我们自己开发的。如果我们依赖这些技术基础,那么你就会有风险。其他人可能会埋伏一些专利,或者一些软件将是封闭源码的。因此,如果我们使用开源,我们必须现在就建立自己的开源许可证,或者拥有自己的开源生态和开源社区,这样我们才能在未来控制某项核心技术。”一名法律专业人士补充道。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 重庆快乐十分 北京快三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作者:匿名   2019-11-18 08:4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