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工业美学:理论思辨与体系建构-张八新闻网

2019-11-21 21:04:31 阅读量:3042

近年来,随着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电影产业的概念和美学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焦点。电影产业美学理论是在新时期电影生产实践的总结中,特别是在新力量导演实践的总结中,对“什么是电影”(什么是艺术)、“电影的用途是什么”(什么是艺术)和“电影是如何制作的”(艺术是如何制作的)的本体、功能和生产实践的反思。它也是新时期中国电影发展的“顶层设计”,具有观念创新意义、现实发展需要和理论建构的方法论意义。

挖掘三大理论来源

电影产业美学理论绝非空穴来风,这可以从方法论、文化立场和理论资源三个方面来理解。

首先,电影产业美学在方法论上类似于大卫·波德维尔倡导的电影理论“中层”研究。它旨在调和艺术导向的电影艺术研究和市场导向的产业研究,同时避免悬而未决、高度抽象的“大理论”批评。它追溯到当前的工业状况和实际需要,并在看似二元对立的工业/艺术情境中开辟了理论建构的可能性。

其次,电影产业美学主要将电影定位为大众文化主导的新的大众艺术形式。相应地,电影产业美学倡导普世价值的传播,坚持大众化和利基化的新美学,尊重观众、市场和票房,特别是年轻观众,理解青年文化,这也是基于观众越来越年轻的事实。

第三,电影产业美学的理论资源是技术美学或美学中的理性美学。美学的创始人鲍姆加滕(Baumgarten)一般称美学为“感性知识的科学”或“感性科学”。长期以来,美学在人文和感性方面发展得相当充分。理性美学和技术美学的发展相对滞后。法国美学家保罗·苏里奥(Paul souriau)在《理性美》(1904)中提出了“工业美学”的概念,认为美与实用性并不矛盾,只有有用的东西才存在真正的美;只要一篇文章的形式能清楚地显示其功能,它就是美丽的。20世纪50年代,捷克设计师P Twitch提出了“技术美学”的概念。技术美学作为现代科学技术引入的美学分支,最初被重视并广泛应用于工业生产,又称工业美学、生产美学或劳动美学。20世纪初建筑领域的包豪斯学派是实践理性美学或技术美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包豪斯学派倡导以功能、技术和经济为主要内容的建筑观,倡导理性和科学的理念,取代艺术的自我表现和浪漫主义,将建筑美学与建筑目的、材料表现和建筑风格联系起来,强调实用美、合理美和生活美。这种美在与工业发展、科技发展和大众文化传播密切相关的电影中最为明显。可以说,电影是新世界、新时代、新艺术或新媒体中技术美学或理性美学的最新综合发展。

理论体系已初步构建

电影产业美学试图在理论层面上构建一个互补、辩证、兼容、全面、实用、有效的理论体系。

作为一个自成一体的创作项目,电影是由四个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的元素或阶段有机组成的,即作为电影艺术对象的对象图像世界,作为电影电视艺术的创作主体,编辑、指导、表演、摄影、美容和录音(策划者、制片人、制片人、制片人、金融投资、发行、放映和营销);艺术作品是电影艺术“文本”形式的语言形式要素和组织方法;观众的欣赏、接受、消费和批评,以电影传播、电影、电影、后期制作和全媒体传播为接受阶段。电影产业美学的理论体系也可以在此基础上构建。

首先,电影影像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关系。在这个层面上,有必要研究电影概念,即电影影像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关系。一方面,电影产业美学应坚持电影游戏性、假设性和虚构性,容忍和鼓励科幻、奇幻、魔幻电影和电影旅游组合电影的制作,并有超越现实的勇气。中国科幻电影的不发达源于中国电影缺乏想象力和过于保守的观念。另一方面,我们不应该拒绝现实主义电影,而应该立足于现实,在影像叙事中呈现当下的中国社会现实和生动的人物形象,让人们感受到丰富、浓郁和当下的中国现实。当然,观众也有必要制造戏剧性的冲突,恰当地超越现实,展现“中国梦”的主题。

第二,生产者层面。首先,应该认识到电影制作是集体合作的产物,而不是个人才能。电影制作不限于导演和编剧。任何个人和环节都是电影生产系统或产业链中的有机环节。只有通过相互制约、合作与协调,才能保证系统运行的优化和系统功能的最大化。电影业的美学限制了导演的个性,但并没有扼杀他的个性。相反,它要求导演服从“以制片人为中心的体制”,成为“体制内的作家”,“处于类型的地位,寻求类型的政策”,并要求导演适应产业生存、网络生存、技术生存等。特别是,电影制作不能是“家庭企业”或“妈妈和流行商店”类型的制作单位。

第三,作品的本体。剧本是“戏剧的基础”。原创剧本作为创意产业在电影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最初的编剧所做的正是电影业的核心文本制作工作。我们应该树立“创意为王”、“剧本为王”的理念,借鉴“剧本医生”制度,为尽可能多的受众群体创造符合戏剧、叙事和人性规律的剧本。有必要进行类型电影的生产,进行好莱坞类型电影的本土化改造,创造工业美学意义上的中国类型电影。我们还应该尊重电影的产业特征和技术美学,在技术指标和产业标准上给予观众符合美学要求和技术产业要求的视听享受。这也是对观众的基本尊重。重点放在电影的工业和技术要求上,但不能低估美学标准。如果说工业是一把双刃剑,那么剧本就是工业美学理论中“美学”一翼的主要支撑。

第四,观众层次。确立电影的大众文化取向,树立“观众为王”的理念,尊重大多数普通观众的价值观和审美情趣,做好相应的工作。中国电影的目标是这样的“普通人”和“大众”,所以电影产业美学创造了一种中性的、普通的“普通人之美”。此外,在理论建设上,有必要对受众和市场进行深入的调查分析,开展全方位的多媒体营销,细分受众市场,准确定位。无论是“家庭娱乐”电影,新的主流电影或流派电影,观众,时间表等。在整个电影项目的总体规划中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当然,上述四个环节或要素的划分是静态和并列的,而电影的运作是整体性、全球性、动态性和产业链性的。因此,在整个电影制作过程中,每一个元素都需要整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和系统。我们不能把地面拉得很紧,把每个元素都置于绝缘、封闭和隔离的状态。电影制作是符合创意文化产业协同效应和生产特征的“核心创意产业”。

电影生产是一个有机有序的生产链,具有很强的整体性。任何环节力量薄弱或整体合作不当都会影响最终的整体效益产出。可以说,作为一个创意文化产业,其生产系统和整个产业链的特点也要求系统、系统地构建电影产业的美学理论。

(作者是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的教授)

北京快3 山西十一选五 江苏快3下注


作者:匿名   2019-11-21 21:04:31